Wednesday, October 1, 2014



好幾晚都睡不好,
可能是久病未癒,
夢從閉上眼開始播放,
直到天亮睜開雙眼時,
連續劇才播完。

很累時,
我習慣撥動琴弦兩三下,
鬱悶可以隨著琴弦震動而減少,
無需成曲,
哪怕只是幾個音。

我今晚特別累,
彈了幾個泛音,
冥冥空空的聲音,
得到一點心靈上的慰籍,
一些拉得太緊的神經,
得到了些許的釋放。


2 comments:

  1. 古曲,作者应该都是在这样的时候创作出来的吧?没有规律的曲调和节奏。。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