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9, 2008
纽西兰之最后一夜

先感谢蔡琴唱出了那么漂亮的《最后一夜》,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老歌。。。 踩不完恼人的舞步 喝不尽醉人醇酒 良夜有谁为我留 耳边语轻柔 走不完红男绿女 看不尽人海沉浮 往事有谁为我数 空对华灯愁 红灯将灭酒也醒 此刻该向它告别 曲终人散回头一瞥 最后一夜。。 今天将是我人在奥克兰...

Saturday, June 28, 2008
纽西兰之哭在心里

我哭了,但我哭在心里,不为什么。。。只因为感动。。 原来背包客也有不舍得的时候,谁说背包客不能说再见? 今天马车会精英团队约好出来一起吃一顿,几经考量,最后选这了三姐妹楼上的韩国自助烤肉店。当然的,欢笑声不曾停下,下肚的肉也一直撑到不行才停下。 感觉今天像是我的生日,大家不停的烤...

Thursday, June 26, 2008
no image

10.10am - 最近生活得有点迷惘,不知道昨天生活的目的-今天的目标-明日的方向,一切都似乎不在我的控制之中。起床,做工,冲凉,上网,睡觉,从这五大活动里,完全发现不到任何的意义存在,外头的天气仍然狂妄自大地在肆虐着一个孩子到处旅游的梦想。 周而复始,这样的生活,我过了快...

Monday, June 23, 2008
Saturday, June 21, 2008
纽西兰之五个人在星期五

星期五,难得五个人排的假期都在同一天。。 所以我们一起约好了到教堂去上英文课。。。如所预料的,双胞胎还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惯例的问题是少不了的,什么谁是姐姐啊,谁是妹妹啊。。相差几分钟啊。。来自哪里啊。。哈哈,习惯了吧? 上玩课后,反正大家也没事做,就打算到市区里吃午餐,可是啊。...

Tuesday, June 17, 2008
纽西兰之用笑去面对

当你的车子不见时,你的反应会怎么样? 我会哭丧着脸,要我装笑更是不可能的事。。 我会钻牛角尖,埋怨为什倒霉的总是我,而不是别人。。 我会乱发脾气,像是全世界的人都欠了我些什么似的。。 来自台湾的双胞胎朋友,今天。。失车了! 当我知道时,先是心底咒骂了那个偷车贼,然后想想该怎么安慰...

Sunday, June 15, 2008
纽西兰之雨天,止步

难得的星期一,还来不及用眼睛去证实外面是雨天,耳朵已经帮我确定了这一切。 对,外头下着雨。。 好令人沮丧的事实。。今天难得是我的假期叻,而且活动已经都安排好了。。 雨天,真的有让人止步的感觉。。 虽然我还是冒着大风大雨到教堂去上英文课,可是过后的活动,却完完全全被我的理性给止住了...

Saturday, June 14, 2008
no image

路遥知马力 话说路遥和马力是好朋友,路遥父亲是富商,马力的父亲是路遥家的仆人。虽然是主仆关系,两人的关系很好。他们一起读书,一起玩耍。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路遥有钱有势,不愁没老婆。而马力贫困潦倒,一直没人提亲。 有一天有媒 人给马力提亲,马力大喜,但是却要昂贵的彩礼。...

Monday, June 9, 2008
纽西兰之事与愿违

今天上班时,Pat告诉我说昨天她梦到马车会没客人,大家都得空得很。这梦似乎太美了,所以我告诉Pat说,梦境通常都是事与愿违的哦。。 如愿以偿,今天马车会忙到快断气了。。只有四个楼面。。一刻停下的时间也没有。。 有时把一样事想得太美,但如果结局不是预料的那么好,心里总是有说不出的滋...

Sunday, June 8, 2008
纽西兰之16小时服务生

冬天真的来了。。。 其实,只有夹带着冷风的冬天才会比较冷。。不然,要应付冬天还是能的。。可是你觉得有可能吗?蓝天白云绿草原。。。怎么会没有冷风呢?想太多了,可是没办法啦。。真的有够冷,今晚最低温会是8度哦,虽然比起南岛只不过是大巫见小巫,但毕竟我是来自马来西亚的阳光少年嘛。。哈哈...

Thursday, June 5,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