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6, 2009
no image

老爸总爱唠叨说:“日子怎么过得那么快?” 我心里也总爱OS说:“好期待周末的来临。。。” 老的,期待日子过得慢一些; 年轻的,期待周日Fast Forward,周末Rewind 或是 Pause。 这样的极端,表示了年代之间的不同,也反映了不同年龄层对生活律动的体会。 年...

Monday, May 25, 2009
no image

如果你问我这辈子最怕什么疾病, 我想应该是肾病和任何相关的脑疾。 害怕肾病是因为这是传说中的富贵病, 若非有钱人,还是死了一了百了。。 而脑疾嘛。。这是因为。。 我害怕失去记忆,害怕头脑不再运转, 害怕因为脑疾而躺在病床, 而家人和朋友只能对着没有灵魂的躯体嚎哭。 ...

Friday, May 22, 2009
Wednesday, May 20, 2009
no image

‘你下星期会来练习吗?’ 这句话最近开始在乐团‘流行’起来。 这句话,夹带的,不仅是一种询问的态度而已,而是已经慢慢变向成奢望和期盼的感觉。 或许没错,我奢望大家每个星期都能在一起玩音乐,搞音乐,为南艺在10周年音乐会庆典上,留下美丽、难忘的回忆。 去年的《新马行》,虽然...

Monday, May 18, 2009
Thursday, May 14, 2009
no image

那天月亮响起,你说你累,想躺着听我们演奏歌曲, 我们七嘴八舌,吹拉弹打,你笑笑说别停下,想继续听, 月亮别了,来首菊花台,你说可惜周杰伦没来唱现场, 我们不管你的冷笑话,当下再来首canon in D。 好奇那天乐谱一直看不太清楚,似乎眼睛有沙子掉了进去, 前面放着一包纸巾,但...

Monday, May 11, 2009
no image

我是一个吃饭很快的人,大约五分钟就能解决眼前所有的食物,无论是难以吞咽的食物,还是美味无比的佳肴,在我眼前,五分钟的光阴,已经足以将美食一扫而尽。 这是我的能力。。。我的生存能力。 自以为感到自豪的能力,竟被同事的一句话,彻底地让我必须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活模式。 ‘你这样的吃...

Thursday, May 7, 2009
no image

挣扎了几许,她终于离开了。。。 当时我人在吉隆坡,正处理着公事,收到电话时,并没有太大惊讶,因为我知道她解脱了,放下交管缠身的痛苦,前往一个大家未来的必经之地,而她,只是比我们先到那里看看环境如何,那里有属于她的天空,重新认识新朋友,继续她那未完成的中学、大学、工作等等。。。 ...